<strike id="1jtdv"></strike>
<strike id="1jtdv"></strike>
<strike id="1jtdv"></strike><strike id="1jtdv"><dl id="1jtdv"><del id="1jtdv"></del></dl></strike><span id="1jtdv"></span>
<span id="1jtdv"><dl id="1jtdv"></dl></span><span id="1jtdv"><dl id="1jtdv"><del id="1jtdv"></del></dl></span>
<th id="1jtdv"><video id="1jtdv"></video></th>
<span id="1jtdv"></span>
<span id="1jtdv"><dl id="1jtdv"><del id="1jtdv"></del></dl></span>
400 822 0909

新醫100人:離開公立醫院后醫生如何更快成長?選擇支撐平臺+持續創新是方向 | 鐘華醫生專訪


原創: 徐佳  新醫100人  4月23日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q0t62_6YW0_MfWUa79CbSQ


新醫100人照片1.jpg


我們在之前的報道中描述到,中國醫生的優勢在于門診量巨大,使得他們對疑難雜癥見多識廣,擁有比西方發達國家同行更多的臨床經驗和病例數。但在另一方面,巨大的門診量也擠壓了醫生的時間,使得他們無法及時、有效總結治療中的經驗教訓,進而成為其臨床水平提升的基礎。


很多醫生因為這一點選擇離開了公立醫療體系進行創業。但創業后的真實情況是否一定能夠帶來他們所期待的發展空間?醫療機構和醫生之間應該形成怎樣的關系才能給醫生提供成長發展所必須的空間和支撐平臺?哪些制度化的措施能夠加速醫生的學習和技能、診療水平成長?而在臨床之外進行科研工作除了有助于職稱評定之外,對醫生到底有沒有意義?


卓正重慶診所的鐘華博士,自2016年脫下軍裝離開公立醫院以來,先后經歷了創業和加入行業領先的私立醫療集團,用切身體會感受經歷了上述問題的每一個環節。從她的經歷和感受中,我們或許能找到一些開創性的答案。



作者丨徐佳

     

           

鐘華醫生,博士畢業于陸軍軍醫大學(原第三軍醫大學),曾擔任副主任醫生、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是美國M.D.AndersonCancer Center 訪問學者。鐘華還是中華醫學會皮膚性病學會青年委員,中華醫學會變態反應學會青年委員,以及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擅長痤瘡、玫瑰痤瘡、特應性皮炎、濕疹等皮膚病的診治。


685011710.jpg

鐘華醫生


離開體制創業,為了找到“真實的意義感”

 

在離開公立醫療體系之前,鐘華醫生已經在陸軍軍醫大學附屬西南醫院工作了近17年。2016年的一天,出乎同事、學生的意料,鐘華向醫院領導提出了轉業申請。

 

在回憶這個決定時,鐘華向《新醫100人》記者表示,她當時幾乎是在內心波瀾不驚地狀態下完成了退役創業的整個過程,因為讓她做出這個決定的因素已經持續多年:

 

首先,最主要的因素來自于在公立體系下執業缺乏真實的“意義感”。工作涉及的臨床診療、教學和科研都受到桎梏,讓她無法將全副精力投入各項工作并不斷獲得提升、進步。

 

以臨床診療舉例,西南醫院皮膚科的門診量相當巨大。鐘華還清晰地記得當時自己門診量最高記錄是148人/天。這種狀態的必然結果是分配給單個患者的時間非常有限,診療過程只能程式化,幾乎不可能對患者的系統疾病、生活方式、用藥習慣等問題做詳細的了解;有些時候還要考慮藥占比等因素,治療效果也大受影響;更不可能有精力做好隨訪,解到病人的治療轉歸。這些因素不單不利于患者的治療效果,同時也不利于醫生的及時總結和臨床水平提升。

 

同樣的,因為西南醫院是教學醫院,鐘華平時還要在臨床工作之余承擔教學任務。雖然她主觀上非常喜歡教學,同時也是較受歡迎的授課老師,但因為大門診量對工作時間擠占太多,用于備課、教學的時間自然有限,加之教學督導體系、本科教學評估等行政上的限制,很多時候比較難以保證質量。

 

此外,公立醫院醫生必不可少的科研工作也與醫生真正的需要有一定距離?,F有的主流科研基金,如“國家自然基金”更加偏好基礎研究類科研課題,但臨床醫生的本職工作并不是基礎研究,他們更應該從臨床問題中找到科研方向,從研究結果來幫助提高自己和他人的臨床水平,但目前這樣的科研資助項目非常少。

 

以上這些因素讓鐘華醫生長期陷于意義感缺失的迷茫中。她總覺得很想做好工作,同時通過創新做出屬于自己的成績,卻年復一年感到渾身的勁使不上去。在鐘華回憶的“達到某個臨界點之后”,雖然她當時職稱已經是副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但還是選擇在2016年離開西南醫院并于2017年創辦了“安可醫生皮膚??圃\所”,希望通過創業找到自己理想中的醫生執業的“意義感”。


新醫100人照片2.jpg


“安可醫生”創業之初投入不大。以鐘華為主的醫生團隊解決了選址、注冊、裝修和藥品采購等所有開業問題。醫生和護理團隊一共9人,到2018年已經初步積累起了較好的客戶口碑,并且實現營收平衡。



經歷創業艱辛,又快速決策加入卓正醫療

 

讓關注鐘華醫生及其團隊的行業內人士意外的是,2018年5月20日,卓正醫療宣布,鐘華醫生團隊正式加入卓正。

 

鐘華回憶道,她最初接觸卓正是在卓正剛剛成立的2012年。當時她通過社交媒體和一次學術年會接觸到朱巖醫生在內的卓正創始團隊,并且參觀了位于深圳蛇口的卓正診所。當時的大環境下,看到卓正“回歸醫療本原”的理念和對循證醫學的堅持等核心價值觀感讓鐘華備受吸引,而且發現卓正從成立以來的6年,無論如何融資發展,其發展戰略以及日常運營規范并沒有偏離最初的核心價值觀。

 

在與卓正溝通過程中,鐘華團隊的醫生發現卓正還具有更多經營管理上的優勢:


1 在經營上尊重醫生醫療決策

比如沒有行政性的處方要求、不按醫生“營業額”考核業績,同時也能夠保障醫生獲得合理合法的回報。

 

2 在運營上充分支撐醫生

卓正的運營不僅僅是營銷,而是有高匹配度的專業運營團隊來幫助醫生完成醫療之外的工作。醫生無需過多參與對接政府衛生行政管理部門、采購以及機構和品牌等日常運營管理工作,可以集中時間精力投入臨床診療的提升和“產生意義感”的創造性工作。

 

3 在專業上支持醫生

不同于很多民營醫療機構,卓正體系內設置了完全由醫生組成的“醫事委員會”。該委員會被定義為醫生學術和專業自治組織,擁有制定臨床診療SOP(標準規范)、審批繼續教育資源、人事招聘(行政評估之外專業評估一票否決)、審批藥物管理(依據循證醫學審批藥物申請)、審批新治療技術等在醫療機構內重大的權限和職責,使得醫生的日常工作可以用“專業語言”而非“行政語言”與管理層溝通。

 

綜合考慮到這些因素,在鐘華等創始醫生的共同決策下, 2018年5月安可醫生被卓正醫療收購,醫生團隊整體加入卓正醫療,成為卓正重慶的一部分。


526038382.jpg

安可醫生團隊的鐘華(中)余佳(右)曾相儒(左)


對于這個決定,鐘華表示,“在創立和運營安可醫生的過程中,我和團隊成員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讓每個人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才能最高效、最愉悅?!弊空鳛閲鴥人搅⑨t療行業最優質的平臺之一,無論在價值觀、理念還是專業支撐上,都能夠讓安可醫生這個“小而美”的團隊做好自己最擅長的事,并且得到更好的發展。

 


卓正提供了哪些有體系的支撐?

 

加入卓正近一年,鐘華比較意外地發現,卓正的制度能夠給予醫生個人發展提供遠較她理解的更多的支持,而且很多后臺支持體系都是卓正的原創。同時卓正的行政人員付出了艱辛的努力來創立和保障這些系統的運轉。而醫生在這樣一個系統里能夠比較理想地探索臨床問題,提升診療水平和持續創新發展。

 

■有系統地重塑診療流程,幫助醫生提升診療水平

鐘華發現,加入在卓正后工作其實一點也不輕松:雖然門診量相對小,但每個病人需要更多時間去做好診療和隨訪工作。其次,因為鐘華醫生加入了醫事委員會,要做很多臨床診療路徑、操作SOP制定工作,如皮膚點刺試驗進針間距有多少、進針多深、進針角度多少都需要做出非常詳細的規范并錄像記錄成為學習的素材。

 

在鐘華看來,這些規范的制定就是創造性的工作。中國在公立醫院歷練過一定年限的醫生基礎都不會太差,但醫療水平尤其是基層醫療水平參差不齊,主要是缺少操作性強的診療規范和相應的培訓。而卓正由醫生根據國際標準制定出各項規范之后嚴格執行,基本能保證同一批醫生水平不會有太大差異,這也是醫療品牌可復制、能持續發展的基礎。

 

此外,前面提到的醫事委員還會通過后臺數據,來改善診療流程。如通過處方系統發現某醫生抗生素使用率和診斷率比較高,會先在后臺通過用藥決策輔助工具來評估醫生處方用藥習慣和對疾病的診斷偏好,幫助醫生科學合理診斷和用藥,目前卓正的抗生素整體使用率遠低于同類醫療機構。

 

又如某個醫生在某一時期對某種疾病的診斷率特別高,醫事委員會要仔細考察這是因為診斷水平引起的誤診?還是醫生做出了口碑找他看這種病的患者特別多?如果是前者再找合適的機會和方式與醫生溝通。這種后臺分析調查能夠及時發現和解決臨床治療上的問題,提升診療水平,同時不會給一線醫生帶來思想負擔。

 

鐘華總結道,醫生里面追求職業發展和進步的不在少數,但他們的進步要基于一定的空余時間,才能脫離流水線式的看病,才有空間去思考、總結和進步;另一方面,一個良好的管理和反饋機制所構成的“軟實力”能夠大大加速醫生的成長和發展。以前她和很多公立醫院的醫生一樣,多少都有些“自命不凡”,覺得一個醫療機構里醫生最重要,但加入卓正后發現支撐醫生的平臺、系統,以及專業的運營、行政團隊也在打造醫療品牌的過程中具有同樣重要的地位。醫療機構除了品牌價值,這些軟性的后臺管理實力會在未來成為機構與品牌之間最主要的差異化來源。

 

■關心醫生的職業倦怠

醫生入職之后會加入一個“engagement小組”,每個醫生都有入職伙伴可以與之分享和討論職業路上的困惑和問題;另外醫生可以自愿進行定期匿名的“職業倦怠”問卷評估,數據獲得專業人員分析后反饋到管理層之后會得到及時的回應并進行相應的工作調整。

 

■給醫生更多繼續教育支持

鐘華認為,當時創立安可醫生診所之后最主要的痛點就是離開公立醫療系統后無法接入更多學術和社會資源,醫生的繼續教育較難持續開展。但加入同樣是非公立的卓正醫療后,發現集團內100多位醫生的教育和工作背景、學習自驅力都相對較強。

 

鐘華所在的皮膚專業組每月會有例會進行新的進展解讀、臨床規范、病例討論,制度化地保障醫生的繼續教育;同時還可以參加其他兒科、婦產科專業組的討論進行多學科的學習,比如皮膚兒科的學習就讓很多醫生獲得了更多兒科皮膚病的治療工具與先進理念。

 

在卓正,繼續教育不單是一個自上而下的灌輸體系,而更像一個具有同樣學習動力并且關系緊密的醫生網絡,不同學科的知識、技能和臨床經驗在這一網絡中快速傳播和迭代,進而讓整個網絡實現共同快速進步。

 

與一些民營醫療機構害怕醫生流失而限制其發展的做法不同,卓正除了給給醫生購買uptodate等學術資源,每年給予醫生繼續教育經費和假期,去鼓勵醫生提升自己的水平。而2018年卓正醫生離職率反而為0。

 

■支持醫生開展有意義的臨床科研

以鐘華關注的玫瑰痤瘡為例,這個慢性的皮膚疾病需要治療結合長期的護理;而患者往往伴有焦慮、抑郁的情緒,藥物治療同時也需要心理情緒的調節;同時因為公立醫院對這個問題不重視或認知不足,很多患者碰了很多壁、走過很多彎路,都比較迫切的需要得到幫助。

 

在卓正的日常臨床工作中,鐘華有條件通過問卷流行病學調查、隨訪搜集更多患者生活方式方面的信息以及治療效果評估。相對公立醫院她和患者溝通的時間更多,問得更詳細,同時留有完整的皮膚影像資料。同時也有時間和條件對數據進行分析,從而找到新的相關因素和治療思路。

 

據了解,鐘華醫生目前已經進行了300多例玫瑰痤瘡的流行病學調查,如此規模的前瞻性病例研究在已有報道中尚未見到。而這個研究的過程和結果可以提升、改善現有玫瑰痤瘡臨床診療措施。鐘華總結道,中國醫生最大的優勢是門診量遠超過國外同行,但是如果不及時總結、進行研究和數據分析無法成為醫生自我提升進、學術共同體進步的基礎。

 

■鼓勵醫生進行科普創新

據了解,卓正設置有“健康信息組”。醫生可以自愿參與,并通過日簽、短視頻、微課等形式進行針對消費者的科普內容創作,讓醫生學會更好地與消費者溝通同時參與到機構和自身品牌的建設中去。


鐘華醫生提到,近期在卓正的內部會議上,她向管理層提出的愿景建議是,將卓正打造成為“基于循證醫學為患者提供最優的醫療建議,為優秀醫生提供專注醫療的平臺”。這樣卓正才能在未來的競爭中持續吸引最優秀的醫生加入,而醫生是未來各醫療品牌的核心資源。


卓正重慶診所的發展預期

 

據鐘華醫生透露,自從她2018年加入卓正之后,卓正就啟動了重慶診所的設置工作。新診所位于渝北區觀音橋區域的甲級寫字樓內,面積超過2000平方米,提供涵蓋兒科、兒保、內科、齒科、皮膚科、婦產科、醫療美容、體檢等多個??频木C合醫療服務,今年6月初就將開業。其中,卓正旗下的輕醫美品牌“睿清醫美”也將首次進入重慶。


鐘華醫生談及對新診所的預期時說,“卓正已經在國內十個城市運營20多家診所,基本上都是這些城市高品質醫療的標桿性醫療機構,我們相信在重慶也會一樣?!?/span>



人与动人物特黄A片_亚洲a片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_麻豆国产精品无码av在线_欧美黄图_成年网站未满十八禁在线观看